爱宝宝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历史

就火耗是否应该归公这个问题,雍正与大臣展开争执

日期:2019-08-27 来源: 评论:

[摘要]在我们的生活中,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争执不下,双方各有辩词,不肯相让。但是事情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,总不能一直相互争执,彼此耗着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后还是要究其根源。在山西、河南相继实行火耗改革的基础上,山西布政使高成龄上奏请求仿照山西...……

在我们的生活中,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争执不下,双方各有辩词,不肯相让。但是事情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,总不能一直相互争执,彼此耗着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后还是要究其根源。在山西、河南相继实行火耗改革的基础上,山西布政使高成龄上奏请求仿照山西,在各省普遍推行火耗归公。雍正正有此意,于是命九卿开会进行商议。和雍正的愿望大相径庭,会上多数官员都提出了反对意见。会后内阁据此做出了火耗归公暂不适宜推广,应先在山西试行一段时间,看效果怎样后再推广至各地的条奏。雍正知道这实际上是对火耗归公的消极抵制,遂令将内阁奏议发出,以便于归公派迅速展开反击。在小编看来,对于那些官员来说,如果实行了火耗归公,那么必然是使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害,所以他们才会不同意全国范围的推广。

高成龄是在全国实行火耗归公的首倡者,自然一马当先。他表示不能同意内阁奏议,并通过所缮写的奏折一一进行了辩驳。内阁奏议认为火耗是州县官的应得之物,用以补充他们俸禄上的不足,上司不应提解控制。高成龄反驳说州县官吃饱了,那上司怎么办,总不能空着肚皮办事吧,必然还是要接受下面州县官的送礼。礼从何来,还是来自于火耗!既然羊毛出在羊身上,都离不开火耗,孰不如由全省征收火耗再给官员们发养廉银。小编觉得,先收再发,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在环节上麻烦了一些,但是把州县存火耗以养上司变成了上司提火耗以养州县,这在性质上是不同的,结果也是大不相同:上司没必要继续勒索属员,也不会再对属员的横征暴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;州县官也没有办法再以孝敬上司为借口苛征乡里,不能再对火耗多扣多留。

康熙生前的担忧之一,是一旦提解火耗,定出每两税银加多少的限额,就会把不是正税的火耗当作正税征收,让本属于私征性质的火耗合法化,同时也容易让人产生增加赋税的感觉。内阁奏议延续了这一认识,高成龄则指出火耗归公不是要增加赋税,而是要少征,况且实行归公后,州县官员所得到的养廉银都有定额,他们知道即使加耗再多,养廉银也不会多留给他们,也就不会滥征了。内阁奏议中提醒皇帝,火耗合法化将可能使属员变得贪婪,不是大臣教育属员的应有之道。高成龄说难道像现在这样,让大臣暗中收礼,甚至接受贿赂,就是教育属员的应有之道?你们这是沽名钓誉,嘴上说得好听,实际是听任州县官狂收滥派,置百姓的死活于不顾。真正的应有之道是说敞亮话,办明白事,既承认火耗的存在,也承认官员们得居家过日子,而且得过好日子,通过公开地给他们分配养廉银,让他们共受皇上的恩赐。

高成龄的观点句句敲在雍正的心坎上,他把高成龄的奏折交给朝中大臣讨论,讨论后再重新上报。与上次九卿开会不同,这次雍正明确了支持高成龄,实际也就是支持火耗归公的态度,他一面要求众人在讨论时务必平心静气,秉公执正,一面发出警告,说如果讨论过程中有人或挟有私心,或意气用事,或乱是非,那么他就要不客气地从中间抓出一两个人来教训教训了。所以说,作为一个皇帝,就应该有一定的魄力,而不是一直被那些大臣一直牵着鼻子走。眼看着皇帝已把打人的大棒握在手上,禁提派的声势立即遭到削弱,但火耗归公这件事实在太大,不仅关系到每个官员的切身利益,也涉及他们平时所持的政治理念,所以反对的声音依然不少,吏部右侍郎沈近思甚至当众与雍正争吵起来。沈近思并不是第一回和皇帝抬杠。明清以儒家学说为社会的主流价值观,雍正信佛和引用僧人进入帷幕很自然地与之相抵触。

为了避嫌,雍正在基本剪除皇子党、年隆集团后,就发布上谕,宣布不用僧人赞襄政务,但他对佛学仍不能忘情。沈近思年轻时当过和尚,雍正有一次饶有兴味地问他:你必定精通佛教宗旨,不妨陈说一些。沈近思属于那种主张独尊儒术,排斥佛教的正统汉族官僚,他当即没好气地回奏道:臣少年潦倒时逃于佛门,待到进入学堂专心于经世之学,以报效国家,沈近思反过来劝雍正也少关注点佛学,多在意点政事。沈近思讲的都是正经儒家大道理,即便雍正贵为皇帝,当着众人的面也无法反驳,只得强作笑容。沈近思的思想既然这么正统,在火耗归公问题上当然不可能不与康熙的那一套接近,他认为实施归公后将使得火耗与正规税收没有区别,不是善法,此例一开,后果严重。他还说,别人可能对此了解得不够清楚,他做过县令,所以知道火耗归公必不可行。

雍正听了很不高兴,立即问他:你做过知县,是否也收过火耗?收过,不过那是为了养活妻儿老小,没有办法。沈近思无法回避,只得照实答道。雍正哼了一声:你夸夸其谈了半天,结果还不是为了一己之私。沈近思是个老实人,被雍正将了一军,急到脸红脖子粗:臣不敢为妻儿老小徇私,但臣不能不养他们,否则就绝了人伦!看到沈近思几乎要嚷了起来,大家都为他捏把汗。不过雍正其实并不是一个没有肚量的人,他也知道沈近思反对火耗归公,不是纯然出于私心,而是担心火耗变成正税后又会出现新的附加税,说到底,还是为他的朝政着想,所以并不生气,反而笑着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朕今天算是被沈近思给难住了。

在小编看来,火耗归公这个问题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两边都有自己的理由,但是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,为了百姓的利益,就看谁的利大于弊。我们在生活中也经常会经历这样的问题,双方为了自己的观点争执不下,以致于问题始终无法解决。其实我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看看究竟哪一方的观点更加的有利,而不是一直抓住自己的观点不放。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s://www.oaibaby.com 爱宝宝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