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法国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数字:2019年截至今天,共有137名女性被伴侣杀害。

2019年4月22日上午,是Dibon(迪本)和男友Meridda(梅里达)相识约15年后的一天,也是她最终决定与他彻底分手的一天。

然而,两天后,人们发现底Dibon的尸体被塞在一个手提箱里,漂浮在巴黎郊区的瓦兹河(Oise river)上......

图源:CNN

时间退回到15年前,Dibon作为一位化妆品和制药方面的专家常年在法国和硅谷两地奔波。2004年的某一天,Dibon在巴黎乘坐了一辆出租车,她无意间发现司机驾驶座旁边放着的一本诗集。同样喜欢文学的Dibon对此产生了兴致,便与司机攀谈起来。交谈中他对文学的热情让Dibon着迷。

而这个司机正式Meridda。

见面几周后,两人就一起搬进了巴黎郊外Courbevoie的一套公寓,开始了幸福的二人生活。

故事讲到这里一切都如梦如幻,Dibon和Meridda从相识到相爱都像小说里的情节。

但美好如初的愿景最终还是被无情的打破。

两人相处五年后,Meridda逐渐显露出阴暗的一面,对Dibon的占有欲越来越强,控制欲也越来越强。

Dibon还渐渐发现男友Meridda对自己关于他的过去撒了谎。他谎称自己单身,但其实他已经结婚,他说他没有孩子,但他已经是一位父亲。

一次Dibon姐姐de Ponsay的到访,也另她察觉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。

图源:CNN

de Ponsay说:“有一天,我去她们家喝咖啡,到了晚上的时候,她因为没有买面包陷入了恐慌。她是个女权主义者,可什么样的女权主义女性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感到恐慌?”

种种不愉快事情的发生,令Dibon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多次向Meridda提出分手。但事实证明,她每一次企图离开都相当困难,因为男友Meridda会通过绝食、情感勒索等手段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。

而Dibon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对Meridda的精神健康状况负责,因为她担心他会做出伤害他自己的事情。

于是二人相爱想杀,一起携手走过15年。

但悲剧还是因分手争执而起,Meridda最终一气之下亲手捂死了Dibon。发生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。

Meridda在杀掉Dibon并分尸后逃跑,最终两周后选择自杀。

据统计,在法国,像Dibon这样有着类似经历的女性,在2019年还有另外的136位。她们的生命都结束在自己另一半的手里。

而据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,这一数字在去年是121人。

图源:CNN

这一数字的增长引发了批评人士的愤怒,他们称法国存在“厌女症”问题,并导致政府电视台宣布就家庭暴力展开全国性辩论。

相关活动人士也准备在11月23日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,希望她们的声音能被听到。

自从Dibon去世后,印有她的名字的照片被女权主义组织“Collages Feminicides”的成员卡米尔·列克斯普雷(Camille Lextray)等人张贴在了巴黎的大街小巷。

她们的目的就是让“femicide”——被谋杀的女性受害者被更多的人注意到。

“(我们这样做)这是为了强调一个事实,那就是在法国仍有一个问题:人们仍然认为女人属于男人。” Lextray一边张贴着海报,一边表达着愤慨。

据世界卫生组织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)称,这些被害人通常由伴侣或前伴侣犯下,涉及持续的虐待和威胁。

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,法国的女性被杀率较高。据欧盟统计局(Eurostat)2017年的数据显示,除了与德国相比之外,在法国遇害的女性比在英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和瑞士都要多。

在公众对法国日益严重的杀女性问题的强烈抗议中,法国总统埃马克龙(Emmanuel Macron)的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图源:CNN

法国总理爱德华•菲利普(Edouard Philippe)去年9月在宣布一系列打击家庭暴力的措施之前曾表示:“法国女性被我们的冷漠埋葬了。”

最冷漠的堪属法国警方。由于他们对于很多家暴事件的不作为,令很多法国妇女付出了死亡的代价。34岁的朱莉·杜布(Julie Douib)就是其中之一。今年3月,在她被前伴侣开枪打死。但在她死亡之前,她不少于五次的向地方警局报案,但得到的都是警方的冷漠对待。

针对以往悲剧事件的发生,法国总理 Philippe承诺:

提供500万欧元,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增设1000个紧急住所;

鼓励任命专门的检察官和法院来更快地处理家庭暴力案件;

审查警察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情况。

政府部门的决策经发布后,各部门及时予以响应:

最直接的影响是,那些对受家暴者不予以援助的警察已被调查。据悉,一位57岁妇人报警称丈夫威胁要杀了自己,向警察要求援助后遭警察拒绝。对此警察不作为事件,法国刑事部门已已经介入。

除此之外,法国司法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88起婚姻谋杀或试图杀害伴侣或前伴侣的案件中,65%的案件都已经通知了法国当局。

图源:CNN

除了政府方面的行动,法国性别平等部长玛琳•斯基亚帕(Marlene Schiappa)认为,这种问题的产生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咎于法国的文化。

Marlene表示:“我认为法国社会存在严重的性别歧视,这很难突破。和政府一起,我正试图赢得一场反对性别歧视和厌女症的文化战争,但这真的很难。”

和Marlene 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法国当地的很多女权主义组织。

卡罗琳·德·哈斯(Caroline de Haas)所领导的“理性的少女”(Nous Toutes)女权主义团体就是支持法国在文化方面进行转变的组织之一。她承认执法部门必须做得更多,但她也表示除了在执法部门的帮助下,还需要进行重大的文化转变。

她将部分问题追溯到1804年的《拿破仑法典》(Napoleonic code),该法典规定女性低于男性,为性别不平等奠定了法律基础。她表示:“这源于法国长久以来(男性)统治的历史。”

除了历史渊源,de Hass认为,法语的语法也存在着性别歧视。

据de Hass说:“法语本身也是男性统治的工具。根据法语语法规则,名词的阳性形式优先于阴性形式。如果你想表达100个女人(阴性)和一只猫(阳性),你就要用阳性的‘他们’一词来指代。这太疯狂了!”

图源:CNN

因此,法国女权主义团体一直在游说改变法语的结构,支持更包容、更中性的版本。

但法国语言最高权威机构、男性主导的法兰西学院(Academie Francaise)称,中性文本是一种“失常”,会把法语置于“致命危险”之中,因为它“制造了近乎难以辨认的混乱”。

如今,Dibon去世后,de Ponsay也已经成为全国妇女家庭受害者联盟(National Union for Families of Femicide Victims)的一名活动人士,她经常讲述自己妹妹死亡的痛苦故事,希望借此推动法国认真对待杀害妇女问题和更广泛的家庭暴力问题。

de Ponsay说:“杀害女性问题(的解决)只是(解决这件事的)冰山一角。只有文化改变了,才能彻底改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