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宝钗是四大家族中薛家的姑娘,父亲早亡,哥哥不成器。薛宝钗早早就跟着母亲打理家事。她本来是一个爱玩爱看杂书的女孩,生生变成了早熟的姑娘。薛宝钗是一个被家庭所累的女孩。

宝钗选秀失败。

薛宝钗是一个有大志向的女孩子,她进宫待选赞善一职不是被迫的,而是自己喜欢的。可是却被家庭连累了,无法进宫。

宝钗选秀失败,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家庭。不是宝钗自己的原因。

1.商人家庭。

薛宝钗出身商人家庭。古代社会重农轻商,商人地位低下,士农工商。商人的地位还不如土里刨食的农户。古人以耕读传家为傲。没有人把是商人之后当作光荣。《琵琶行》里的琵琶女,老大嫁作商人妇。农民不娶她,她只能嫁给商人。

隋唐科举制明确规定,商人不得参加科举考试。李白是商人的儿子,所以他没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。宋朝以后商人之子才可以参加科举考试。

《红楼梦》里,商人可以当官,大富的商人之家即使没有做官的人也可以成为名家。薛宝钗本没有待选资格,因当今皇上开恩,才有资格待选。

今上崇诗尚礼,征采才能,降不世出之隆恩,除聘选妃嫔外,凡仕宦名家之女,皆亲名达部,以备选为公主、郡主入学陪侍,充为才人、赞善之职。

薛宝钗以名家之女的身份待选。她和那些仕宦之女有着明显的差别。在出身上就吃亏了。待选失败在情理之中。

2.哥哥薛蟠打死人。

金陵城的官员,各旗的旗主,在确定待选名单时,就要审核这个女孩子是否符合待选条件。如果不合格就应该上报淘汰。

进入皇宫的女官,必须家世清白,没有犯罪记录。薛蟠在宝钗待选期间打死冯渊,这给宝钗的待选抹黑了。当时宝钗的名字已经报到部里,已经要不回来。当地官员只好暗地通报宫里,在初选阶段淘汰薛宝钗。

薛宝钗被淘汰不是她自己不够条件,是家庭和哥哥拖累了她。

宝钗如果顺利进入宫廷待选,应该可以脱颖而出。

薛宝钗生得容貌丰美,举止娴雅,落落大方。她个人条件也好。学识渊博,针线活还好。完全可以给公主和郡主当伴读。遗憾的是宝钗早早被淘汰了。

为了薛家生存得更好,宝钗不得已上下打点讨好贾府人。

1.宝钗照顾姐妹们。

宝钗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大观园里的姐妹们。湘云和谁都不说贴心话,唯独对宝钗说知心话。告诉宝钗史家不用针线上的人,所有的活计都是她们娘们自己做。

史湘云要做东开诗社,薛宝钗就帮助湘云张罗了一场庞大的螃蟹宴,把贾母、王夫人等人都请来了,在藕香榭大家吃螃蟹,赏桂花,不亦乐乎。

贾母等人走后,姐妹们写菊花诗,螃蟹咏。湘云说如果宝姐姐是亲姐姐,就是没了父母也都不妨碍。

湘云和香菱谈论诗词,宝钗嫌她们吵得脑仁疼,可是她并没有阻止,依然任她们谈诗论词。只是说说笑话打趣她们而已。

2.宝钗会办事,处事周全,不得罪人。

宝钗会办事。宝钗过生日,贾母让她点戏,她就挑贾母爱看的点。

贾母听说湘云召集的赏桂花是宝钗张罗的时候,就夸宝丫头细心。宝钗天天到贾母、王夫人处,给长辈请安,陪着她们说闲话,哄她们高兴。

金钏死了,薛宝钗去安慰,然后提出了解决金钏之死的处理方案。圆满解决了金钏自杀的事件。

宝钗说话办事滴水不漏,从来不得罪人。宝玉过生日,黛玉打趣宝玉时,就带上了彩云偷玫瑰露的事情。

黛玉笑道:“他倒有心给你们一瓶子油,又怕挂误着打盗窃的官司。”众人不理论,宝玉却明白,忙低了头。彩云有心病,不觉的红了脸。宝钗忙暗暗的瞅了黛玉一眼。黛玉自悔失言,原是趣宝玉的,就忘了趣着彩云。自悔不及,忙一顿行令划拳岔开了。

宝钗从来不犯黛玉的毛病。除了靛儿,宝钗没得罪过人。

3.宝钗千方百计收买人心。

宝钗一到贾府就表现出她比黛玉有人缘的优点。丫头婆子都爱和宝姑娘玩。湘云第一次来贾府的第二天早晨,宝钗发现袭人对宝玉在黛玉房里生气的时候,就留心袭人,心说别小瞧了这个丫头,然后与袭人聊天,把袭人调查得底掉。还把湘云送给她的绛云石戒指给了袭人。

袭人对宝姑娘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4.宝钗收获好多粉丝。

探春、湘云是宝钗的铁粉。后来黛玉也成了宝钗的铁粉,邢岫烟也是先取中的宝钗。妙玉请宝钗喝体己茶。

贾母说我们家四个女孩都不如宝丫头。王夫人更是对这个外甥女信任有加,还让宝钗帮助管理荣国府。

宝钗获得了大多数人的友谊和好感。

宝钗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嫁给宝玉,自己主管荣国府,让贾府成为薛家的保护伞。不管宝钗主观上是否愿意这么做,为了家庭,她只能这么做。在谴责宝钗破坏了宝黛姻缘的同时,也为宝钗叹息,她是一个被家庭拖累的可怜孩子。